当前位置:主页 > 4719.com > 打扮起来是个天上麒麟

打扮起来是个天上麒麟

上传时间:2018-05-21

《大风传》

作者:沧浪

出版社:人民文学出版社

织梦好,好织梦

出版时间:2010年7月

本文来自织梦

秦汉之交,群雄并起,少年秦欢背负屈辱混迹江湖,成就一代豪杰…… 内容来自dedecms

薛仁问明白了,一把拉住不放手,说道:“既是兄弟的弟弟,想必也是个年少不凡人。愚兄也有心见那豪杰儿一见,只恨生了这个不能出门的病!”便吩咐丫鬟,即刻叫来一高一矮两个奴。秦欢把眼一打量,认得那高个儿,谭校长发片不服老,当日被他照着自己的屁股,狠狠踹了一脚!那两奴低目垂手,听主人吩咐:“往南去寻一个牧羊子。一人赶羊,一人陪伴了先来。那是我的三弟,不可怠慢。”秦欢屈不过薛仁的盛情,只得道:“那芳草坡上有一棵绿槐树,我弟弟就在树下放羊。你两个的嘴脸不正道,我弟弟不肯正眼看的,一提我的名字,我弟弟才肯来。”那矮奴儿又问了两句,一齐退下。

内容来自dedecms

不一时,那姓刘的手里捧了个瓜棱高脚青玉杯,里面盛着新鲜血汁子,走来回禀:“捕蛇阿鼠又送蛇来了。”薛仁听了,用两手捧起案上的果盘儿,含笑对秦欢说:“这青梅用蜜腌了,最是酸甜可口。兄弟,你尝一尝。”秦欢道:“早吃过了。”又拣一块,噙在嘴里。薛仁道:“兄弟,你略坐一坐。”起身接过血杯,进了里间。

本文来自织梦

那刘管家见主人将这衣衫褴褛的小猴儿敬若上宾,心中不解,又打量了秦欢两眼,心道:“虽然鼻子是鼻子,眼睛是眼睛,却不洗脸,不见有什么新奇。”不觉把头摇了两摇,见秦欢正往里屋张望,便冷笑道:“别看我们家主人公见了你,好像拾了金宝一般欢喜;别看一口一声叫你‘兄弟’两个字,你就不拿自己当外人!这里间,你也就睁着两个光眼看看!我是个心腹人,也能看不能进呢。连翡翠珍珠两位姑娘,也不能涉足呢。”一个丫鬟道:“很是,你也不能够涉足!”又一个丫鬟道:“老爷服药不许别人伺候,就这里安心等罢。” copyright dedecms

良久,薛仁一掀猩红软帘,带笑出来。刘管家忙迎上道:“老爷服了药,精神越发好了!”薛仁近前在秦欢身边坐下,伸手向案上蜜果儿盘中翻了一翻,拣了一个糖莲子吃,笑道:“兄弟且去梳洗,把身上那薄湿湿的布片子换了,三弟来了好相见。”秦欢笑道:“我一向好个惨淡,我弟弟知道的。”那两个丫鬟含笑上来,一左一右拉着秦欢的手。秦欢心知是换新衣裳,也不十分挣扎,被直拉出门去。 内容来自dedecms

一时,秦欢洗了澡,里里外外都换了齐整衣裳走来,手里捧着小小的一个包袱,装着从先前袖儿内取出的果子。薛仁一见,便不欢喜了,没口子埋怨众人:“村夫不知高低!我兄弟这等人物,哪里能够穿底下人的衣裳?还不取我的新裁的有颜色的好袍来!”那个身段高挑的靓妆丫鬟忙走入里间,捧出一袭橘绿锦袍来,伺候秦欢换上。 织梦好,好织梦

薛仁坐着伸手捻了一捻,说道:“肥了!腰身宽二分,衣襟长三寸!翡翠的针指女工是妙的,晚间重新缝一缝。”那靓妆丫鬟听了,在旁应了一声。薛仁起身拉着秦欢,拿眼上上下下打量,笑道:“你看我兄弟,一表人物,打扮起来就是个天上麒麟儿!”又别转脸来,笑向翡翠珍珠道:“我兄弟这个身段,如何?”翡翠珍珠两个嘻嘻笑道:“当真好个俊儿郎。”薛仁摇头笑道:“贤弟不像贫寒小户人家,这通身气派,我算是今日见了。没有亲人那个话,也是哄愚兄的呢。”秦欢道:“我没扯谎,只剩了我一个光身了。”怔了一怔,又道:“我倒情愿是哄你的。”薛仁就轻轻打了自己两耳刮子,“叫兄弟想起伤感事来,我该死!我该死!”

dedecms.com

正说话,那刘管家又来禀道:“小子们也讨了蛇来了。”薛仁把手一扬道:“放生去。”刘管家答应了一声,两个眼见秦欢打扮得浑身上下簇然一新,心里正生气,忽听珍珠笑问:“刘管家的,你看这小哥儿可风流?”刘管家冷着脸道:“天上人间第一名!从头看到脚,风流往下跑;从脚看到头,风流往上流!”一面说,一面心想:“早知主人抓寻少年人,是做兄弟,该把我的大侄子狗儿叫来,好处就不会被小乞儿讨了去!”心里焦灼懊丧,转身便不留神,扑塌一声,被门槛绊了一跌,跌了个嘴啃地。只听那小猴儿哈哈大笑,十分快活,一骨碌爬起来要骂,瞅主人和翡翠珍珠也笑了,忙揉着腰赔了个笑脸退下。(十五)

织梦好,好织梦

上一篇:何云伟李菁退出德云社 下一篇:没有了